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4 02:43:4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丰:做“日结”一般一份能赚150元块钱,有些刚来三和的青年,还幻想可以白天、晚上做两份日结,一天就赚300块,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。“日结”工大多是体力活,比如在工地里搬拾建材、在宴会上来来回回地端盘子,这些工作对人的体力消耗很大。所以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三和青年们“干一天休三天”的节奏,整体收入不可能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8月7日,三和人力市场。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丰:普通的三和青年都很同情这些进入“大神”状态的人,明白“大神”们的苦衷,他们不愿意做厂工的心态也是共通的。但是他们的力量很有限,帮助也仅限于给他买个盒饭、买包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田丰: 我们在三和做调研的时候,跟一个工厂老板聊天,他告诉我们厂里面“80后”工人还有一些,“90后”基本没有,“00后”根本留不下来。这些三和青年的心态,其实某种程度上跟中国的产业升级的发展趋势是一致的:我们希望能超越劳动密集型的生产模式,做更有技术含量的出口大国,我们要为这种新型的生产模式提供合格的职业群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媒透露美国TikTok禁令细节 这些事可能都干不了本月6日,特朗普曾宣布在45天后(9月20日),将禁止任何个人及实体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任何交易,但并未说明禁令范围。8月12日,路透社透露了该禁令可能涵盖的范围,包括禁止TikTok在美国应用商店上架,不许在TikTok上投放广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特朗普行政令发布后,TikTok曾表示将寻求法律途径反抗美国政府的无理做法。此外,据路透社报道,TikTok告诉广告客户,它将继续推进计划中的广告交易,并对任何无法完成的广告进行退款。为以防万一,TikTok正与该平台上的流量“大V”进行合作,以便将他们迁移至其他平台。一些广告客户向路透社透露,他们正在起草应急计划,并考虑使用其他应用程序进行营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报道,代表员工提起诉讼的互联网政策律师迈克·戈德温(Mike Godwin)表示,因为目前尚不清楚此禁令是否会禁止TikTok向其员工发放工资,TikTok员工担忧该禁令会使自己的工作和薪水“处于危险之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的女发言人希拉里·麦奎德(Hilary McQuaide)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对此事进行回应。麦奎德说:“这项计划由员工自行主导,我们没有干预,也没有进行协调。”她还表示:“我们尊重雇员为寻求正当法律程序而采取一致行动的权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当地政府有没有出台一些针对三和青年的举措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所以他们陷入了一种两难境地?